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
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
今天是:
天气: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警官文苑  
 
不忘初心 寻访甘溪长征路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 桐州监狱 二监区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4日 【字体:

  26645A6236C7D8B56D40D18877A8586E.jpg

 石阡甘溪,这个地名,是在王树增《长征》一书中第一个进入我眼帘的贵州省的地名,我反复多次重温了这个充满着传奇的故事,也反复多次在地图上找寻着这个地方,都因为它太小,而难以找到他印迹,最后还是通过高德地图找到了。

  于是开始策划什么时候去,怎样去,这样的状态应该有两三年了,正好今年“五一”小长假临近了,高速路也修通到了甘溪,于是多年的愿望就这样去实现了。听说我要去看红军走过的路,几个要好的朋友也不问值不值得玩,跟着就走,他们原本是没有这方面的爱好的,仅仅是因为我喜欢,有他们的陪伴真好,我得感谢他们,当然他们也是热爱红军的,只是和大多数人一样比较淡定而已。

 从都匀驾车途径瓮安、余庆再往石阡方向,总行程三百余公里,全程高速,在甘溪站下。又走了2公里正在改造的老路,就到干溪乡了。这地形,这坝子,跟咱们贵州其他的坝子没有特别的地方;看得出这坝子中间的房子新一些,一定是这几年修的,靠山脚的房子老得多,还有一些木房子,大概是原来的老街。老街就挤在进入坝子的一个很窄的山沟里,除了中间的路,只能各修一排房子而已,“地无三尺平”但凡有一些平地,一般都舍不得用来修房子,得用来耕种。

E0C020A4AE3091783AE0CFD902B80F3C.jpg

  一路问路,人们都很热情,不厌其烦的指路,有位老哥更是热情,他叫刘昌文,今年63岁,身体硬朗得很,精神更好,没有一棵白头发,我们身后就是他的家,他热情地要陪我们爬山,看两个纪念塔,带我们看红军战场,一路上讲述着故事。他描述了红军刚刚进村的情节:广军的侦察兵和红军先头部队遭遇,红军扑倒两个,跑了一个回去报信;白军是由一个姓陈的保长带的路,解放后被毙了;当时好多山顶上都是广军的机枪,声音震得山响;他的伯伯当时18岁,因为给红军带路被打死了;一个失散落单的红军战士,是怎样被两兄弟迫害抢枪的,解放后案子是怎样爆出来的,两人下场怎样;在街上牺牲的红军不多,只有几个,但在羊东坳牺牲的就太多了,当地人普遍认可是九百多人。

  老刘的背后这一带就是羊东坳,他说(和书上说的有些不同)半山腰现在有一蓬映山红处当时有一个枧水槽,不长,但人跳不过去,当时红军唯一的突围口子只有这里,人多踩上去木质枧槽就垮了,人都过不去了,山对面的敌人发现了,正好就成了对面山上敌人机枪的活靶子,全部壮烈牺牲。没有从这里突围的红军,有一部分还是在当地老乡的带领下冲出了重重围困,得以归队,恢复了六军团的编制,他们又经过两年的艰苦跋涉和战斗终于到达陕北,抗日战争时期是著名的120359旅的前身,解放战争时期是西北野战军第一师,最后是新疆建设兵团第一师,这些战士都是革命家,他们一辈人吃了几辈人的苦,他们的成就也是无人能够企及的,我对他们的敬意真的是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

5077BDB17D34C07D6EC387FAC9C120FD.jpg

  虽然现在通公路了,但羊东坳仍是进入甘溪的主要通道,两边山势依然险峻,一旦被围,在军事上,这就是死地。红军就是在这里被截断,被围红军大部牺牲,小部分散突围。加上十天后的龙云师长带领的800红军在甘溪附近经过三昼夜的鏖战,全部壮烈牺牲,在甘溪战斗中牺牲的红军应该在三千以上。

  至于为什么要建两个纪念碑,老刘也是说不清楚,说是还要建很多的旅游设施,投资12个亿,不经县政府管理,直接投资,他们家也要拆迁,新纪念碑更接近小镇一些吧。

30066485BD1A2BAABE86C6E875A2BC89.jpg

  这是伫立在羊东坳北侧的纪念碑的文字说明,正面大字是肖克将军题的字,老刘说当时寨子里的人和肖克是怎样交流的,肖克又是个什么样子,实际上肖克和军团机关都还没进入甘溪。实际上甘溪战斗的失败以博古为首的中革军委有一定责任,同时六军团指挥部也有责任,在战略和战术上都存在问题,但没有人去过多责怪、抱怨和后悔,他们只知道只要一气尚存就奋斗到底,实际上他们也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因为,更重要的是要胜利。

B8D82C107612EAC8B921FCC220D3D5F7.jpg

新的纪念碑,它的好处是能俯瞰甘溪整个坝子,虽然当时纪念碑这里也发生战斗,但毕竟不是主战场。但从甘溪战斗的主要危害是将红六军团冲散了,领导找不到兵,兵找不到领导,八、九千人的队伍竟然在几个小时内烟消云散的角度看,甘溪战斗是由一系列的战斗组成的。就在十天后龙云师长带领八百人与敌死拼时,军团主力还是走甘溪这条唯一没有布防的路,突围出去了。敌军没有料到红军还敢走这条布满了战友鲜血的道路。最后被贺龙第三军接应到的只有三千多人。

48382E4F3EDE8A0699A4BB76C4EED4E8.jpg

  这就是那条老街,新房不停地淘汰着旧房;老刘说当年红军进入以后,就叫打粑粑的多打些他们都要了,打粑粑的忙都忙不赢,还有卖葵花籽的也卖了不少,全部都付了钱的;从发现敌情,并抓了俘虏交军团领导审讯,已经过了三个小时,军团都没有作出战斗部署,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枪声响了,而且来自小镇中心,桂军竟然从街上的下水道爬了出来,直接攻击红军的指挥中心,更何况红军毫无准备,等部队回过神来,所有的有利地势全部被占领,部队已被凶狠的桂军分割包围,外围湘、粤和贵军蜂拥而至,直至傍晚时分,战斗结束;那条下水道今天仍然存在,只是变成了水泥盖板,当时是木质盖板;后来街道还被大火烧过,在解放战争和剿匪时期这里也有不少的故事发生。

 BCC8F27B066EC0E291E913CF4FBC5735.jpg

  新街要宽敞得多,店铺很多,但由于不是赶场天所以显得很是清静。我们吃饭是在一个小饭馆,六个人消费八十元,蹭了两小时网,走时,车已经启动,年轻的老板追了出来,手上拿着咱们落下的手机,这朴实的民风着实地感动着我们。

由美国时代出版社牵头出版的《人类1000年》收录了1000年到2000年间发生的改变人类文明发展进程的100件事,长征赫然在目,这种精神将带领我们,进入世人无法预知的光辉境界。甘溪之行,这里的一草一木留下了红军们当年在此的故事,让我感受到了长征的精神,并久久难以忘怀。

 

 图.文/陈其高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分享到:
上一篇:无内容
下一篇:春游杂记

联系我们 | 版权和隐私说明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版权所有: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 网站标识码:5200000088

 管理单位: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浏览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  电子邮箱:newsgzjy@sina.com  联系电话:0851—85825041

贵公网安备:522701020001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