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
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
今天是:
天气: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警官文苑  
 
井冈山之旅---在黑色、血色和绿色之间穿行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 桐州监狱二监区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3日 【字体:

C722166F3F925854C99676B838AEF517.jpg

作者

在井冈山学习也好,旅游也罢,你都不可能达到全心身的愉悦,因为你的思绪总会不自觉地在黑色、血色和绿色之间穿行,黑色代表那个已经结束了的黑暗的时代和社会,血色代表风起云涌的革命战争年代,而绿色代表了今天的美好生活。它们分属不同的性质,却又互为因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在这里得不到完全的开心和放松,但人人都说收获满满,个个成了井冈山迷,感受着她厚重的历史底蕴,和那艰苦岁月往事让每个驻足此地的懂得了珍惜和感恩,其实,有这些足矣!

061287D79E5C7B6DDAD4F851A091197B.jpg

 

井冈山茅坪的八角楼和八角楼的灯光,是长在红旗下的人们记忆中抹不去的印象,我觉得八角楼至少比咱们都匀的文峰塔还高些,有八个木质的角向上翘着,主席就在这楼上写文章。谁曾想,它竟是这普通的民房的二楼上,有一个向天打开的八角形的天窗,窗很大,很深,像一个倒扣的喇叭,几乎占满屋顶!当中国革命的大门都被堵死的时候,这扇窗是专为中国的命运开启的,要学励志,这就是最好的励志故事,全球再也找不到这样事例。我猜想,主席的思想就是在这个奇异的地方发生了质的变化,当人们还在困惑的时候,他已在仰望星空,或望穿乌云看见光明,或直视宇宙。我想他出现之前,中国的天空基本色调是黑色的,他的光芒真的让这个古老的国度重现了生机,他的思想超越了所有人的主意,在这破茧而出,从这个奇异的窗口一飞冲天,从此在中国的和世界的天空呼啸不已…… 今天,或者每天,就在这城市和乡村的不分昼夜的天空中呼啸着,响彻云霄!万幸啊,中国有了这个人和这扇窗。

A4CBE9AD0340D9EF0CEC4E59FA1FEB12.jpg

 

士兵委员会,这是红军的一大发明,这让每个战士都找到了存在价值,找到了平等的天堂,找到了他们为之拼命的理由,这或许比远大理想来得更直观,更实在。将士敢于用命,领袖登高望远,这是红军能够胜利的两个根本保障,在茅坪它们都集中在一栋普通民房里了。大井白屋,看上去真美,就今天来讲它也算是豪宅了;据说原是一周姓木材老板的宅院,是典型的客家大宅,当年,它与周围的穷乡僻壤肯定也是难以融合的;毛泽东同志当年到大井后,王佐就把这房子让给他住了,足见王佐对主席的信任和尊敬;周围朱德、彭德怀和陈毅的住处紧挨着;房屋后面的几棵老树,见证了那些峥嵘岁月,如果真的如导游说的:随着革命的高潮和低潮,老树亦枯亦荣,就有些神奇了,不过,谁又去考证呢?

 

C0128C5DEC9B68488DD21CCA105A63F5.jpg

 

 

其实,我们看到白屋的美都是复制的,真品在井冈山被攻陷时几乎被捣毁和焚烧,真品只有堂屋的一段山墙和屋后的一段水墙,上面满是弹痕。在这漫步,我仿佛听到了主席湘音浓重的谈笑声“已接近夺取全国政权”;也仿佛听到了周围叫嚣着的“烧烧烧!杀杀杀!树要过火,石要过刀”的白色恐怖的嘶喊声。
  
红军撤出井冈山后,井冈山人民遭受了极大的迫害,茅坪、茨坪和大小五井等原来共有人口三千余人,国民党军队扫荡过后,只剩下七百余人。红军在井冈山两年的时间里总共牺牲了48000多人,这小小的几个县,可以说到处都被鲜血浸透了,却只有15744人留下姓名。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血色,或许是可以让大多数人望而生畏,而对一些人却是热血沸腾的引子,比如共产党。国民党在治国方略方面除了杀戮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办法。我记得宋美龄在美国国会演讲过后,受到到了各大小媒体的追捧,有记者说:“您丈夫要治理中国这个又大、又穷又乱的国家,实在是不容易啊!”宋美龄淡淡地说:“其实也很简单”。记者追问:“有什么诀窍吗?”宋美龄笑而不答,只用食指在她美丽的脖子上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这是有明确记载的事实。鲁迅先生读遍中国历史,看透社会万像,总结了俩字“吃人”。所以我确认的旧中国大致可以归结为“吃人和杀人”。母亲今年八十了,脑子开始糊涂,但说起旧社会的鬼故事,却却还是有眉有眼,印象最深刻的是到处挂着人头,说明那时候确实阴气太重,煞气太重,群众都生活在恐怖之中,因此又可以说,除了吃人和杀人,应该还有吓人。

8C3C7AE8790F6CACD8FDD02471004EE7.jpg


  
大井白屋门前的这颗读书石,是当年毛泽东最喜欢坐着读书的凳子,以他老人家一贯的有什么坐什么,什么都没有就坐地上的性格,这应该就是真品了,再说国民党的军队可能还没愚蠢到跟一块石头较劲的程度吧?再说,凭他们的想象“土匪”怎么可能会读书呢?

  在小井,红军医院旧址是一个教学点,就在137位烈士遇难的地方,我们听到了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学员们分成若干小班,围着老师,听他们讲故事,使我们知道了许多闻所未闻的往事,比如张子清、袁文才、王佐和很多叫不出名字的红军战士的故事。当你想想,他们的尸骨就在你旁边,你几乎就能触摸到他们时,你会感觉到,烽火硝烟似乎还没有消散完。
 
曾志是最早的女红军之一,或许没有之一,因为她在农讲所时就是唯一的女学员,作为一个革命者已经很难,作为一个女革命者当然更难,要应付战争,要面对婚姻家庭养儿育女,还要面对来自组织内部的排挤、调查甚至迫害,革命成功了,她也到了中央担任重要的领导,也寻到了亲生儿子,然而,她却安排儿子回井冈山当农民,说“毛主席的儿子上了前线,牺牲在了朝鲜,我的儿子为什么就不能当农民?”去世后,不举行任何形式的悼唁活动,遗体能用的全部捐献,无用的烧成灰,悄悄葬于小井红军医院烈士墓旁边的一棵小树下,因为她曾经担任过这个医院的支部书记。
 
雷打石,井冈山比这大的石头肯定多了去了,但仅仅是因为它见证了我军军纪“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的诞生而鼎鼎有名,从此,一支不为当官和发财,甚至没有吃穿和没有军饷的举世无双的军队诞生了!
 
今天,我们能过上这样的日子,要感谢我们的先人,因为他们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能坚强的活了下来,得经历多少的苦难啊。同时,我们更要感谢为人民获得解放的英雄们和烈士们,“解放”这个词真的很温暖,也很贴切,我们的父辈最能感受它的温度,所以在后来的各项运动中,他们都无条件地执行着,他们个个热爱生命,珍惜今天。

 

5EFDDB85D8E37C9F07DD33DA7CBDFD15.jpg


 井冈山翠竹的绿,早就闻名遐迩,因为是名山,保护得好,现在长得更是密不透风了,远远望去只见一片一片的翠绿。但是通过看解放前的老照片,这山上基本上是光秃秃的,就连羊肠小道,都很显眼,今天这么宽敞的公路,即使从山对面看也是难以看见的。因为竹子太多,我们餐餐都吃能到竹笋,炒菜全用大碗盛,这是客家人的习惯,红米饭却要点了才上,红米饭口感很糙,没几个爱吃,我却饱了口福。

 

 

03A67935BFC277D1F0E120F51AC418A3.jpg


 
都说黄洋界最险,但现在树木太高,挡住了视线,也就感觉不出它的险要,但它的高峻还是能深切的感受到的。在黄洋界,朱德总司令题写了“天下第一山”,从此,无人再敢用这个名号。井冈山茨坪,是一个著名的地方,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就住在这里,他率领红军下山也是从这里离开的,现在是井冈山游客和学员的主要集散地。茨坪镇的美,全部集中在了挹(yi)翠湖,这个挹字还是我第一次认识,有汇聚和收拢的意思,看着倒映在水中的翠绿,我第一次感觉到文字与景观相映成趣的妙处,湖水由溪流汇聚而成,哗哗直流,给湖水增添了勃勃生气,也使这湖水似乎多了些许清香;湖面出奇地平静,清亮却不怎么透明,不蓝,不绿,跟泥土的颜色相近,大慨是湖底原来是农田的缘故。毛泽东旧居就在这湖边,和其他当时的民居一样,明黄色的,很显眼,现在好多城市高楼也使用了这个颜色。和各地的公园一样,公园是广场舞的天下,只是这里只唱红歌,而且公园有爬满藤蔓的围墙隔开,在湖边散步几乎听不到歌声。湖心有几个小岛,有拱桥连接,岛上有亭台楼阁,树木葱茏,和岸边的树木一样使劲地往水里挤;有不知名的树木长在水中,开满了白花,圆球状,人们通过百步桥穿行其间,真的很惬意,要走的那天早上,我又去了一回,真是意犹未尽啊!在湖边散步,几乎是看不见四周的房屋,因为到处是树木,即使你站在火炬广场上,看到的多半也是绿色。

E7C6ABF90B4B5AA499D102BFD5813086.jpg


 
茨坪是一个窝凼,挹翠湖位于中心,四面环山,北边地势最高,有井冈山烈士陵园,纪念塔就像一支支熠熠生辉的钢枪直刺苍穹,意味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南山稍低,是火炬广场公园,意味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公园里,你可以拿着火炬拍照,晚上火炬通过灯光特效,似乎燃烧着,而且这里的路灯都是火炬形状;西面是井冈山博物馆,即使是这样恢宏的建筑物,也显不出它的高大来,因为作为行道树的巨大的需要至少两人以上才能合抱的落叶松实在是太高大了,而且路两边竟有四排之多。
 
天街,是一条美食和购物街,本着为老区人民作点贡献的初衷,几乎所有人走之前都会到这里逛逛,带些土特产回去。在茨坪,在井冈山,穿红军服的人非常多,没有人觉得奇怪,非常的自然,当地人和服务员一律称呼你为“领导”,你没必要飘飘然,他绝没有巴结你的意思,他们只是诚心诚意尊重这身衣服而已,你要是买了他的东西,他会连声说谢谢,非常的诚恳,有几次让我很感动,这种感动从来没有过。

图.文/陈其高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分享到:
上一篇:无内容
下一篇:厉害了!我的姐

联系我们 | 版权和隐私说明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版权所有: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 网站标识码:5200000088

 管理单位: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浏览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  电子邮箱:newsgzjy@sina.com  联系电话:0851—85825041

贵公网安备:52270102000196号